该公司当事人在配合执法人员进行调查中,对认定为进行营业性演出存在疑问,多次强调此场发布会的对象为媒体、粉丝团,是小众群体,且不公开对外进行票务的销售活动,不支付艺人报酬,不应当算为营业性演出活动。执法人员根据《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》的规定,向当事人解释,此次演出是旨在提升艺人知名度、推广其新专辑影响的商业行为,且演出现场活动也在阿里星球等APP上进行了直播,达到了商业宣传的目的,属于营业性演出行为。最终当事人对总队做出的行政处罚予以认可并及时缴纳了罚款。【详细】
在过去的30多年中,民进党一些知识精英与“独派”政治人物不同程度地拥抱“反殖民主义”,但是为了避免触及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,他们以“后殖民理论”为借口,采取片面的、功利主义的、随意解读、不断反复的立场,对一切与中国有关的因素,则以“殖民主义”加以批判,对日本的殖民侵略历史则以“现代文明进步理论”给予免责,甚至羡慕推崇。因此,民进党及“独派”的“反殖民主义”是一个矛盾体,是纯粹的政治旗帜。绿营学者吴叡人认为,“一个有效的台湾后殖民论述,必须根植于台湾本土之被殖民/反殖民历史的经验分析;后殖民主义与本土历史的关联,不仅是经验的,也是政治的,后殖民主义选择历史诠释作为所谓后殖民地批判,乃是当地政治的观点,从某个意义上,它是一种借古讽今的记忆的政治或文化政治的激进书写方式”。在这里,吴叡人明确指出了“台独”所倡导的“反殖民主义”只是当地的、民进党党派的政治观点而已,是对付台湾外省人、国民党统治以及背后中国意识、中国文化的工具。【详细】